湖潼

兴之所至。

//女体化索克萨尔
//可以说hin OOC了(ಥ_ಥ)

『一夜之间  荣耀大陆上的男性角色通通变成了女孩子!』

#OOC的魔爪继续伸向绿蓝_(:з」∠)_

“晨起换衣的片段。
难得两个人都穿了西装……?
大概是有发布会之类的吧。”

#背景参考返校时看到的天空
#依然是OOC啊啊啊啊啊啊(ಥ_ಥ)
#OOC的魔爪依然伸向了绿蓝啊啊啊啊啊

“目标是星辰大海!”
——来得毫无端由的少年意气。

#女体化绿蓝
#真•随手一画
#OOC得不能更OOC
#完成稿永远没有线稿好看系列

*冬天到了啊
*毫无默契的绿蓝

/OOC的魔爪依然伸向RGB组

/架空军装paro

/动作服饰有参考 参考完发现不如不参考_(:з」∠)_

/没过脑子 不能细究(눈_눈)




未来的“斗神”、“魔术师”与蓝雨第一海军部队中队长:

这是叶修、王杰希、喻文州三人从荣耀军校毕业前的最后一场军事演习。


休学一年多苏沐秋同志被赶鸭子上架地参加了这次军演,第一次见到这种型号的军演用枪。于是一落地,叶修同志的枪就给队友苏沐秋同志抢去拆了。

从地上捡的几根不知何年何月的前辈落下的枪管,愣是被叶修拼了把枪出来。谁知就凭这不认真端着、不诚心供着还要散架的小破枪,居然也给他搅出了好一番血雨腥风。


当王杰希同志从飞机上下来,已经时近傍晚。副驾驶方士谦同志看王杰希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度以为这娃儿中二病又犯了,沉迷于“啊——这就是朕的江山啊——”云云的幻想之中。

然而仰望天空的王杰希只是在想:诶嘿,怎么空军作训服的颜色和咱微草空军学院死对头蓝雨海军学院的院徽颜色一模一样啊?

所以永远的微草人王杰希,在作训服里头添了件微草绿的T恤。


喻文州同志一随潜水艇下水就掏出对讲机调频,做得一气呵成熟练不已,笑得运筹帷幄,俨然一副海军总指挥管模样——全然没有第一次参与总指挥的样子。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他拿对讲机手微微颤了颤——连以“机会主义者”成名的队友黄少天都没发现。

【黑遍全联盟】古文苦手喻文州

*又名《论 对喻文州的无脑黑与无脑吹》



-零-


众所周知,蓝雨队长喻文州同志有足以横扫全联盟的手速和智商,真真地令人叹为观止。


前者是褒是贬大家心里头都有个数,不过也只有职业圈里头以怼他队为己任的闲来无事拿出来调笑调笑,总觉得带了些许恃宠而骄的意味——诸如叶修王杰希之流——此外,也只能算上无脑黑粉的死磕不放罢了。


普通玩家也仅仅能说“略有耳闻”,譬如兴欣老板娘陈果同志。毕竟两百出头的手速,能够鄙夷的只不过荣耀金字塔顶端区区百分之二的幸运儿,于多数人来说,想都是个望尘莫及的数儿。


后者的“横扫”,真就是字面意思,没有丝毫反讽的意味——这“四大战术大师之一”,怎么着也不是白叫的。


也许是中国应试教育逼迫出了一批又一批思维格式化的机器,多数人认为“高智商”必然要与“强记忆力”画上等号。例如左宸锐之流,吹蓝雨的过程中肯定免不了吹喻队,管它胡诌也好、事实也好,只要听起来像真的,就一股脑儿发表了。


喻文州没事爱刷论坛,一日看到个名为“你不知道的蓝雨喻队50个秘密”的帖子,一时心中好奇,点了进去。


前三十一个说得挺对,本尊甚至一度怀疑这帖子是不是自家副队黄少天写的,毕竟连“喻队平时爱看论坛,说不定此时此刻正在看这个帖子”都猜得明明白白。


第三十二条又让他立刻打破了“今天得给少天加训”的想法。


“喻队记忆力奇佳,甚至能够背诵全联盟所有化用古诗词的账号卡出处。”


自己的记忆力算不算“奇佳”他倒是不甚清楚,不过背诵账号卡出处……


那咱还是算了吧。


-一-


对于自己继承了账号卡“索克萨尔”,喻文州始终是庆幸的。这庆幸不单单停留在“自己一个一度在青训营里当吊车尾的学员,居然继承了联盟里唯一叫得出名字的术士账号卡”的表面,此外还有一点——“索克萨尔”这名儿不用记那冗长无味的古文出处。


魏琛、方世镜在役的几年,荣耀相关娱乐产业不甚发达,也没有哪来的记者问他们“您给账号卡取这个名字的初衷是什么”/“您认为这张账号卡的创建者给它取这个名字的初衷是什么”之流的无聊问题,于是回答这类问题的重任就落到了喻文州头上。


喻文州也说不清当年魏琛魏队长魏老大,给自己的账号卡取名叫“索克萨尔”究竟是洋气一把取了Sorcerer的谐音呢,还是X市人魏琛直接取了当地方言“嗦个啥啊”的谐音,又或是别的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总而言之,魏队在一区“气冲云水”“扫地焚香”“大漠孤烟”等等等等的古诗文群魔乱舞中保持了自己的本心,没给自己取个“上下求索”之类的名儿——这就很令喻文州感恩戴德了。


让他在媒体面前背《离骚》?


蓝雨公关部有得忙了。


——当然,诸如此类的小心思,喻文州同志只会让他们烂在肚子里——谁都不会知道。


-二-


喻文州中考那年正好赶上中考改革,语文的总分被硬生生提高了三十分,古诗文默写与阅读占了得有小二十分——为什么在这里不聊高考?因为喻文州自从高一投入电子竞技事业后,高中三年校园生活就浑浑噩噩过去了,让他把高考试卷分析出三五七点来真还有点困难——不过这浑着噩着也给他考上了G大,却正赶上他出道,逼不得已办了函授的事儿,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说回喻文州的中考,他自省,但总归不是个热衷于一味追忆过去的人——可奈何他有个热衷于这些玩意儿的妈。进高一的暑假,他总是时不时地听到“你要是语文古文阅读那里再高那么几分,你就是广州市中考状元”之类的话。


想当年喻文州黄少天几乎同时期入选蓝雨青训,第一阶段考核成绩还没出来,谁也不知道谁的斤两,自然也没人叫喻文州所谓“吊车尾”。黄少天对喻文州的第一印象,是“诶诶诶诶这个人怎么和天河区那个学霸大佬同名同姓??我现在去认识认识他以后是不是会多一个和同学的谈资啊”,第二印象,是“我天这真是那个大佬本人?他哪根筋抽了跑来打游戏??疯了吧这是?!”


重新介绍一下:2015年广州市中考探花,天河区中考状元,数理化接近满分,却被古文拉了后腿的华师附中喻文州同学。


-三-


依然是青训营时期,依然是某个第一次考核成绩还没出来的午后,依然是黄少天同学。


这天黄少天有惊无险地单刷完了某个五十五级副本——当时最高等级就是五十五级——正愁没人唠嗑,正巧,在楼道口见到了喻文州:


“诶嘿,这不是喻文州嘛?我和你说哈刚刚我一个人刷了个满级副本!你是不知道那个关底BOSS有多吓人,我一个三段斩银光落刃加仙人指路,正僵直着呢它大招就过来了……”黄少天说到一半,忽然想起来,对面站着的可是一尊学霸大神,咱说话是不是还得带点文化?于是当机立断,引用了句古诗词,“我那时可是真的‘垂死病中惊坐起’……”


“笑问客从何处来?”喻文州笑得一脸纯良。


十五岁的黄少天觉得他的世界观受到了摧毁——虽然他心里把这两句合起来默念了三遍,也觉得挺顺口的。


-四-


后来兜兜转转,弹指挥间,喻文州黄少天两个在青训营楼道口瞎对诗的毛头小子居然也成了能独挡一面的蓝雨双核。这就到了第九赛季,联盟史上最小选手卢瀚文出道。


说到这卢瀚文,胆子是真大——初三冲刺这年当的注册职业选手。这就直接导致了他学校俱乐部两头跑,学校里写不完的作业直接抱到蓝雨写。望着以“堆”来计算的薛金星王后雄曲一线,蓝雨诸位脱离学校多年的网瘾青年一度感受到当年被作业支配的恐惧。


卢瀚文写作业,喻文州偶尔会凑过去看两眼。小卢写语文,他看两眼,笑得高深莫测;写理化,他看两眼,依然笑得高深莫测——这前者和后者到底有什么区别?整个俱乐部,估计只有黄少天知道——然而他如何都不会说的——没有人喜欢加训,对吧?


一日,小卢不知出了什么毛病。看着喻文州走过来,课本一合,就朝对方吼:


“队长!‘枯藤老树昏鸦’后一句是什么?!”


喻文州一愣,答:“制氧高锰酸钾。”


说罢也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却还是面带微笑一本正经说了下去:“试口微微向下。夕阳西下,记得要塞棉花。”


语毕,转身落座刷卡登录戴耳机,一气呵成。留下训练室里其他人面面厮觑。


依然只有黄少天——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东西。


-五-


第十赛季,叶修携账号卡“君莫笑”王者归来。“醉卧沙场君莫笑”,常人想到这句,不禁一阵唏嘘不已——“古来征战几人回”,何其豪迈何其英勇,再加上叶修的老将身份,结合他这十年的荣耀奋斗史——连带着他的嘲讽都顺眼了起来。


可他喻文州能是常人么?


都说他喻文州和兴欣那个包子,都是水瓶座,可丝毫没有相似点——其实是有的,在思维跳脱的方面,二人不相上下——只是一者藏得深,一者显得多罢了。


例如当喻文州同志想到“醉卧沙场君莫笑”的时候,他脑内自动接上的下一句是“我自横刀向天笑”。


凭什么别人不能笑,偏偏就你可以笑?这可不就是嘲讽吗??


-六-


可这些小小的误会并不妨碍他对叶修的钦佩。


“王者西行三万里,归来一笑震九州。”论坛上的小姑娘们说的,文是文艺了些,喻文州觉得也不无道理。叶神玩了这游戏十年,仍然有从头再来的勇气,不就是凭的对荣耀的一腔热爱吗?


自己当年放弃了更具天赋的领域而选择荣耀,不也是如此吗?


喻文州摇摇头,整理起了新赛季需要的资料,笑了。






/////////////////


*关于上面诗词曲的正确写法


*没几个人不知道吧啊喂QwQ


*“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闻乐天授江州司马》元稹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回乡偶书》贺知章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天净沙•秋思》马致远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凉州词》王翰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题狱中壁》谭嗣同


/终于把OOC的魔爪伸向了RGB组



那是十赛季后的某个夏休期,叶修早退了役,喻文州、王杰希两位同志还在荣耀赛场上艰苦奋斗。闲来无事的叶某人召集另两位,跑回俱乐部把账号卡给偷了出来,以压倒性的优势


——刷埋骨之地。



——《虽然最后演变成了莫名其妙的排排站看风景》

——《顺便还追忆了那么一下当年》

#要开学了_(:з」∠)_
#画完才发现这个季节已经没有樱花看了_(:з」∠)_
#转念一想  霓虹国开学可不就是四五月份嘛
#四五月份可不就是看樱花嘛
#这么一想就舒服了

『来自江古田高校的交换生,黑羽快斗同学。』
『好不容易才变回原身得以返校的工藤同学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位交换生同学为什么总喜欢围着自己转悠。』
『没事弯着腰变花玩儿的黑羽同学似乎发现了什么更有趣的东西,忙叫工藤同学往那头看。』
『“无聊……”工藤同学腹诽道。』
『但结果还是乖乖看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灵感
#终于把OOC的魔爪伸向了沐沐_(:з」∠)_
#我对不起她(ಥ_ಥ)
#悄咪咪打个伞修橙的tag?

网吧回家的路上,十四岁的苏沐橙蹦蹦跳跳走在两个哥哥的前头。不经意间,被后两位的垃圾话逗得回眸一笑。
恰巧被十八岁的哥哥苏沐秋用手机抓拍了下来。

那时谁都不知道这一年将会发生些什么。

同一天被名叫老福特的养母从孤儿院领回去,由于当年孤儿院及其敷衍的人员登记,除了性别一概不知——自然也不清楚谁大谁小。

所以一切都看初号机小朋友的心情,心情好了把老大给零号机当当,心情差了她就是方圆十里最酷的小姐姐。——也幸得零号机容忍得下她。

十一岁那年突然得到了神奇的能力,收到了来自霍格沃兹的通知书(大雾。——突然获得了能够自由改变外表年龄的能力。

工作时会刻意换成幼体,哪怕干什么都不方便也要换——大概是因为小小的一团很讨顾客喜欢吧……

零号机

相当西方化的男孩子,热衷于一切中世纪欧洲风格的玩意儿。不过一旦开始工作就会把碍事的东西取下来——甚至必要时会脱掉鞋子光脚上阵。

做包子的水平一言难尽,所以被初号机打发去当服务生。时不时会被奇怪的顾客小姐们戳脸,自己始终不知道原因。

帽子上绣着一个小小的金色"zero"作为标志——多年前初号机小朋友刚学会刺绣时绣上去的,绣得歪歪扭扭,四个字母绣了三回才绣对。

初号机

手很巧的女孩子,会自己做汉服,店里的包子也是由其一手包办。

平时出门总会打伞,伞上挂着块木制小名牌,刻着个“初”字儿,要多粗糙有多粗糙。但被人看到时总会说“嘿,我名牌特好看吧。”往往对方总会腹诽一阵:挺好一姑娘可惜审美坏掉了。——而看其笑得天真烂漫,总是不忍心说出来的。

很少有人知道名牌其实是零号机的作品。